天唐锦绣_第二百三十七章 悲愤莫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悲愤莫名 (第1/2页)

  李义府满腹怨念,可是面对一脸懵然眼神清澈的房遗直,忽然又觉得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这人固然愚蠢,可是心性纯粹,心底一丝一毫害人之心都不会滋生,自己与其亲近的确是藏着“曲线救国”之意,希望以此接近房俊,可房遗直却是真心想要跟自己结交。

  李义府可以保证,若是自己央求其在房俊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甚至帮助自己讨个人情往上升一升,房遗直必然欣然前往,根本不会考虑是否被自己利用……

  这样一个人,你又如何能对他生出怨恨之心?

  可是只要想想房俊的缺德招数,顿时又气得牙痒痒。

  太狠了!

  房俊只是临时被李二陛下叫去政事堂,适逢其会,身上两一个参豫朝政的资格都没有,提出增设管理教派之衙门,附和了绝大多数宰辅大臣的利益,所以予以采纳通过,但是你凭什么还敢举荐担任这个衙门长官之人选?

  而且房俊明知长孙无忌素来瞧他不顺眼,凡事他赞成的,必定予以反对,其余大臣又岂会为了一个连参豫朝政的资格都没有的人去得罪长孙无忌?

  别看你房二在京师之中横行霸道,但是政事堂里,人家长孙无忌就是一头猛虎!

  更何况,所有大臣心里怕是各有心思,谁不想将自己夹带中的人塞进去?

  瞧瞧,最终的人选是张行成,一个山东世家的代表,由江南士族之领袖萧瑀提出,然后关陇贵族予以赞同……这就说明管理天下教派乃是大势所趋,大家抱成一团,稍后这个衙门的大大小小官吏,都将由各自商讨妥协之后产生。

  他李义府不仅毛都捞不到一根,反而在长孙无忌哪里留下了案底,以长孙无忌目前强势打压房俊的势头来看,无论自己是否当真房俊的人,极有可能成为那只宰掉之后吓唬房俊的小鸡仔……

  真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娘咧!

  房二你个王八蛋,老子招你惹你了?

  房遗直将李义府当朋友,倾心相交,但是他更相信自家兄弟:“吾家二郎固然脾气暴烈一些,行事有时也肆无忌惮,但心地仁爱、为人敦厚,万万不会做出断人前程这种事,李兄弟必然是误会了。”

  听得房遗直言辞灼灼,李义府深吸口气,暗暗后悔自己刚才没能掌控好心思,使得心中愤怒而形于色,这可不是一贯以之的作风。

  强自将怒火压在心底,起身离席,抱拳施礼,愧疚道:“是在下莽撞了,二郎义薄云天,当年对吾更有赠衣之恩,此番定然是急于举荐在下尚未,却不防被长孙无忌给生生破坏,在下却不辨忠奸,汗颜无地矣!”

  不辨忠奸么?

  老子分辨得清清楚楚!

  以前自己也愿意鞍前马后的忠心房二,可房二却始终不曾那正眼相看自己,迫不得已之下才意欲投靠晋王,去搏那么一个虚无缥缈的机会,当然机会固然渺茫,但是一旦成事,巨大的获益是他愿意冒一冒险。

  但晋王若无长孙无忌之扶持,焉能战胜太子取而代之?

  如今长孙无忌弃我如敝履,必然已经认定吾乃房二之人,纵然日后晋王大事可期,又岂能重用于吾?

  满朝上下皆以为房二对吾信重有加,实则却是斩断了吾投靠晋王之前程,往后想要在官场上厮混,就只能跟进房二之脚步,用一腔热忱去博取房二那微不足道的关心,否则一旦脱离房二之羽翼,便会遭受长孙无忌的无差别攻击。

  而待在房二阵营之中……他根本就不重视吾,往后必然投闲置散,在看看房二的年纪,往后悠悠漫长的岁月里,怕是永远也不能在于仕途之上有所成就,今日之县令,便是他一生之巅峰。

  待到恭送房遗直离开,李义府不仅仰天长叹,悲愤莫名!

  不是我李义府无能,实在是命运不公、奸佞作祟,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