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_第九章 文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文豪? (第1/2页)

  长A县衙正堂。

  五品长安令周傅端坐堂上,面色严肃,正气凛然,心里却是直骂娘!

  纨绔什么的,最讨厌了!

  整天混吃等死,为了鸡毛蒜皮的一点小事就喊打喊杀,特么有能耐你去西疆,跟着卫国公杀土谷浑去啊!老子堂堂一县之令,雪灾的事情都急的快要火烧眉毛了,谁有那闲工夫搭理你们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儿?

  依着他的意思,这帮子正事儿不干的纨绔子弟不是好惹事爱打架吗?索性就让他们打个够,打死一个少一个……

  当然,腹诽归腹诽,事儿还得办。

  正好那位幕僚从马周那边回来,到他身边耳语几句,周傅顿时放心。

  事情捅上去了,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自己把程序走完,等待上头的意见便可,左右不会得罪人。

  想到此处,周傅咳了一声,问道:“齐王殿下,你且将事情经过道来,但不得有一字妄语,殿下可知晓?”

  然后示意身边的文书,将齐王的话记录下来。

  李佑憋了一肚子火,便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当然期间加油添醋是免不了的。

  比如说到房俊进门,“一脸狠戾”冲上来就打,自己的亲信燕弘亮是忠心护主,反受其害;说到殴打自己,用了“置吾于死地”这样的词语……

  周傅听得心里肝儿颤,心说若是按你这么说,房俊砍头都不为过。瞥眼去看房俊,却发现这货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盯着下首的人证醉仙楼的丽雪姑娘猛看个不休。

  周傅心里叹息:这个夯货难道真不知道自己这次闯的祸有多大?

  那个燕弘亮已经被齐王府的侍卫接走,回府治伤,虽说看似血流满面却只是皮外伤,但好歹那也是皇亲国戚啊!

  自从长孙皇后去世之后,最受陛下宠爱的就是燕德妃!

  更何况居然把齐王殿下也一起打了?

  大家都知道齐王不受陛下待见,可再怎么着,那也是陛下的亲儿子!

  自己的孩子自己打得,别人打不得!

  按照周傅的设想,此次房俊承受处罚是一定的。

  打板子事小,谁又不会真的把宰相的公子打死,可是听闻陛下可是刚刚将自己的十七女高阳公主指婚给房俊,怕是陛下定会心生悔意,这门皇亲估计结不成了。

  在周傅看来,娶个公主那就意味着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人生一步就迈至巅峰。

  可惜,可惜。

  待到李佑义愤填膺的述说完,周傅看了看文书的笔录,询问人证丽雪姑娘:“齐王殿下所说,是否属实?”

  丽雪正襟危坐,纤细的腰杆儿挺得笔直,很有一副大家闺秀的气派。

  隐于薄纱后的俏脸看不出表情,只是微微颌首,娇声说道:“字字属实。”

  李佑大喜,挑了挑眉毛,对丽雪做出个“干得不错,本王有赏”的神情。

  要知道他的这番说辞,那可是加了料的,一旦坐实,房俊这个混球扒层皮都是轻的。

  周傅又问房俊:“房公子可有异议?”

  房俊笑着摇头:“无异议。”

  打这一架就是要败坏自己的名声,最好是传得长安满城风雨,和解什么的,绝对不行!

  不过他有些好奇,这个丽雪明显是偏帮李佑啊,是因为李佑的身份,还是两人之间有点什么?据说这个丽雪可是醉仙楼新近推出的清倌人,尚未梳拢呢……

  周傅叹口气:“既然如此,就请房公子签字画押。”

  文书将那份笔录放到房俊桌上,房俊接过笔,大手一挥,笔走龙蛇,签下自己的大名。

  文书将笔录转呈给周傅,周傅扫了一眼,心里一惊,这签字……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仅止“房俊”两个字,居然有一种笔圆架方、行云流水的笔意跃然于纸上!

  周傅不仅愕然,不是都传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