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_第八章 龙颜震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龙颜震怒 (第1/2页)

  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唐初,以中书省长官中书令、门下省长官门下侍中、尚书省长官尚书令共议国政,都是宰相。宰相是辅佐皇帝总领天下大政的官员。

  《新唐书·百官志》:“佐天子总百官,治万事,其任重矣”。

  后来,因为唐太宗即位前虽曾任过尚书令,臣下避而不敢居其职,便以“仆射”为尚书省长官,与门下侍中、中书令号称宰相。

  《册府元龟·宰相总序》记载,自隋代以来,就有“或以他官参掌机事及专掌朝政者,并为辅弼”。唐代也因宰相品位尊崇,人主不肯轻易授人,故常以他官而居宰相之职,并假借他官之称。如唐太宗时,杜淹以吏部尚书参议朝政,魏征以秘书监参预朝政,其后,或称“参议得失”,或称“参知政事”等等,名称不一,实则都是宰相。

  《文献通考·职官四》说:“中书出诏令,门下掌封驳,rì有争论,纷纭不决,故使两省先于政事堂议定,然后奏闻”。

  唐代初年,三省长官在门下省议事。这个议事地点称为政事堂。

  这个时期宰相都是由三省长官兼职的,而三省长官尚有本省常务,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上午在政事堂议事,下午就回本省办公。因此,不必要另立宰相的办公机关。

  军国大事经政事堂会议商定,奏请皇帝最后裁决;机密大事以及五品以上官员的升降任免,只在政事堂议论,他官不得预闻。

  如此一来,政事堂就成为唐初协助皇帝统治全国的决策机关,真正的“帝国心脏”。

  ********

  贞观十二年冬天的这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关中,大雪封路、民屋倒塌、百姓家畜冻死倒毙者不计其数,受灾民众哭号连天,关中各县的告急文书雪片一样飞进中书省。

  新任中书舍人马周揉了揉发红干涩的眼睛,放下手中毛笔,抬头看了看屋外依旧纷纷扬扬没有丝毫停歇的大雪,无奈的叹了口气。

  连续奋战了两个昼夜,期间歇息的时间总计不过两三个时辰,各种文书的批示、归档,救灾物资的发放统计,即便是年富力强的马周也有些吃不消。

  喝了一口热茶,甩了甩因长时间执笔而发酸的肩膀,马周环顾一下四周,不由得苦笑。

  中书省的编制本就简化,因为这次雪灾而导致的大量文书挤压,长时间的翻阅批示依旧令两位年长的中书舍人告病回家,现在值房里依旧工作的不过三四个人。

  恰在此时,自己的长随从门外走进来,递给自己把一块玉佩。

  玉质温润,晶莹腻白,是一块上好的和田籽玉。

  雕工也不错,简简单单的几刀就将一只鲤鱼的形象雕刻得活灵活现。

  有点眼熟……

  长随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周傅周明府遣人前来求见,说是有要事相商。”

  马周嗯了一声,他与周傅同年,平素关系很是不错,不能不见,便向值房内的同僚告罪一声,走了出去。

  值房一侧有专攻官员歇息的房舍,马周喝着热茶,倾听周傅的幕僚详细说了事情经过,却是眉头渐渐皱起,心下有些不满。

  眼下大雪成灾,关中各县忙成一团,各县上下恨不能学成分身术,可是身为长A县令的周傅却弃县中事物于不顾,纠结于一场斗殴……

  即便长A县位于城内,受灾情况要好于城外,可是最起码也要在态度上给予重视。

  一场斗殴而已,又没有闹出人命,犯得着还要专门请自己帮忙?

  在马周看来,处理此等事件,最是简单不过。

  一句话:唯公正而已!

  双方都是惹不起的身份,那就一碗水端平,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一切拿律法说事儿,谁又能挑出你半点错处?

  可这个周傅偏偏要耍心机,走歪门邪道,遇事不敢担当,只想着推卸责任……

  马周叹息一声,他这位同年学问才华都有,就是这性子实在是油滑得过头,却不知这正是官场的大忌。

  可心里虽有不满,毕竟交情放在那儿,不可能不管不顾。

  马周端起茶杯,对那幕僚说道:“此事我心中有数,劳烦回禀周兄,一切稍安勿躁。”

  那幕僚心领神会,松了一口气,施礼告辞。

  马周回到值房取了一份奏折,再出来仰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转身向政事堂走去。

  ********

  掀开政事堂门口的厚门帘,一股热浪顿时涌出。

  马周走进去的时候,政事堂里正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