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_第七章 五品县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五品县令 (第1/2页)

  房俊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矮几之上,齐王李佑软到在他面前,被他揪着衣领薅住,一只眼眶乌青,脸上涕泪横流,也不知是疼得还是吓得,一张原本英俊的小白脸一片狼藉。

  厅中俱是李佑手下,见到主子被擒,投鼠忌器,纷纷住手,对着房俊怒目而视。

  唯有程处弼不依不饶,举着胡凳对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一下一下的狠砸,嘴里还喋喋不休的骂道:“你娘咧,踹我蛋蛋?老子砸死你,你倒是特么起来接着踹啊,打死你个王八蛋……”

  那挨打的家伙惨嚎着求饶,一旁众人看得眼角直抽抽,太特么狠了……

  房俊扫视一圈,见到原本站在门口的杜荷已经不知去向,心里不屑的哼了声,软骨头,没义气!

  刚想让程处弼住手,楼梯口一阵脚步杂乱,一群人急慌慌的冲上来,看那服饰打扮,却是长A县的衙役。

  长安城太大,人口繁杂事物众多,已朱雀大街为界,城东属长A县城西属WN县西万年,东长安”,据说有“万年长安”之意……

  醉仙楼所在的平康坊位于东城,自是由长A县管辖。

  众衙役手持铁尺哨棒一拥而入,见得厅内打斗已然歇止,却也不敢大意,都知晓此件俱是贵人,默然守立,并不呵斥。

  又有人上得楼来。

  一名中年官员身穿浅绯色官袍,腰间系着一个银鱼袋,方面大耳,面容白皙,三缕乌黑的长髯风姿飘逸。

  这人清亮的眼神扫视一眼大厅内状况,心中有数,略微放心。只是在见到房俊薅着齐王殿下衣领子的时候,眼角微微一抽……

  他躬身施礼,朗声说道:“下官长A县令周傅,见过齐王殿下。”

  居然是个五品县令,话说房俊一直以为县令都是七品,七品芝麻官嘛……

  房俊对于唐朝的官制并不了解,他前身那位二傻子更是不明所以。

  唐朝的县令并非都是“七品芝麻官”。

  县与县不同,或根据区位地理划分,如首都附近的重要县域曰“京县”,又曰“赤县”;或依地域条件的优劣美恶而有“畿县”“望县”“紧县”之别;但更普遍的是根据版图面积、人口、财政税收的多少而分为若干等次,如划为上县、中县、中下县、下县四个等级。

  像万年、长安、HN洛阳、太原、晋阳等大县,谓之“京县”,县令为正五品,相当于深圳、厦门、大连、青岛、武汉等副省级市的市长。

  京兆、HN太原三府所管诸县谓之“镇县”,县令为正六品,相当于地级市的市长。

  诸州上县县令为从六品,相当于副地级市的市长。

  中县县令为正七品。

  中下县县令为从七品。

  下县县令为正八品,估摸着也就相当于一个乡长镇长……

  所以,唐朝的县令并非个个都是“七品芝麻官”。

  周傅不等李佑回答,径自抬起头来,目光紧盯着房俊。

  心里却是五味杂陈:房相的公子揍了陛下的儿子,哦,还有一位卢国公家的少爷,这特么的真是日了狗了,怎么处理都不妥当啊……

  房俊呵呵一笑,松开手站起身,拱了拱手说道:“某乃房俊,见过明府。”

  周傅见到房俊和善的态度,微微颌首,未等发言,便听得齐王李佑突然一阵鬼哭狼嚎。

  “房二,你特么死定了!你敢打我?你特么居然敢打我?周傅,给老子抓住他,打入死牢!待我禀明父皇,定要将这个混蛋凌迟处死……”

  却是李佑脱离了房俊的掌控,也不再装死了,连滚带爬的跑到己方阵营,立时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