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_第六章 房遗爱拳打镇关西(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房遗爱拳打镇关西(下) (第1/2页)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

  一个锦袍青年自李佑身边长身而起,戟指房俊,怒喝道:“身为臣下,不知尊卑,房遗爱你可知罪?”

  房俊看了看这人,不认识,问道:“你谁呀?”

  锦袍青年先是一愣,接着仿似受到奇耻大辱一般,对着房俊怒目而视。

  房俊有些诧异,哥不认识你,你就发这么大火,难不成你还是个名动天下的人物?

  旁边便有人说道:“房二你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这位英雄便是大名鼎鼎的‘镇关西’燕弘亮,一双铁拳打遍关西无敌手,更是当今天子宠妃燕德妃的胞弟……”

  听到“镇关西”这个诨号,房俊差点喷了……

  若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搞不好会以为自己穿越到宋朝了,还尼玛“镇关西”,难不成还有水泊梁山?

  但是这货既然是燕德妃的兄弟,又怎么跟齐王李佑搞在一起?

  不过房俊懒得管这些事儿,他今天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来找茬的!

  “镇关西”又怎样,燕德妃的兄弟又怎样?

  正好拿你开刀!

  房俊低头四顾,顺手拿起身边矮几上一个青铜酒樽,劈手就丢了出去。

  那青铜酒樽在空中翻转,划出一道抛物线,洒落几滴残存的酒液,精准的落在燕弘亮的额头。

  燕弘亮在关西一带的确名声响亮,身手很是不凡,再加上身份地位尊崇,平素很是眼高于顶。性情浮躁的他恼火与房俊居然不晓得自己的名号,正要讽刺两句,却打死也想不到这个房二居然一句话不说突然动手,猝不及防被酒樽正中脑门。

  那酒樽虽不大,但好歹是青铜所铸,只打得他眼冒金星,伸手一捂,滚热的鲜血流了下来。

  满堂哗然。

  齐王李佑又惊又怒,指着房俊叫道:“你……你……房二,你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跟他同来的这班人一个个奋起指责,污言秽语群情激愤。

  房俊哈哈一笑:“咱房二打遍长安无敌手,也不敢叫自己一声‘镇关中’,这个家伙也敢大言不惭,叫什么‘镇关西’?今日就让房二会会这个‘镇关西’!”

  说罢,整个人猱身而上,动如脱兔,两个箭步就冲到燕弘亮身前。

  那燕弘亮正自捂着额头,听得耳畔风起,讶然抬头,却是房俊斗大的拳头已至眼前,吓得惊呼一声,躲避不及,被房俊一拳击中面门,惨嚎一声,鼻血长流,仰天跌倒。

  要说这燕弘亮原本也非如此不济,是真有几分身手,力气也大。

  可他身份显贵,平素里与人交手,大家都有些忌讳,不敢下死手,自是束手束脚,再加上这厮拳脚确实了得,往往都败下阵来。

  一来二去,燕弘亮浑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自己给自己起了“镇关西”这么一个霸气无双的诨号。

  可房俊哪里管你什么前隋世家、皇亲国戚?一向信奉“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信条的房俊不出手则已,出手就必是雷霆万钧,一板砖撂倒你再说!

  这边燕弘亮被房俊一拳击倒,大堂里顿时惊呼四起。他们不晓得燕弘亮伤势如何,可这满头满脸鲜血奔流,着实太过吓人,原本坐着的也都悚然而立,带起一阵桌椅板凳相碰的混乱声音。

  房俊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有些无奈的嘀咕:“就这也特么敢自称什么‘镇关西’,真是日了狗了,早知道就留三分力,也不会打得这么惨……”

  众人一阵无语,也有些后怕,这房二武力居然如此强悍?

  幸好刚刚没有出言热火这厮,否则挨上这么几拳头,上哪说理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